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专题 > 新闻资讯
贵州一高三学生洪水中罹难,家人称其为救人相关部门将观察|新兴县新闻

来源:新闻资讯?发表时间:2019-09-21

[ 字号  ]

原题目:贵州一高三学生洪水中罹难,家人称其为救人 相关部门将观察

6月24日晚,一段时长2分钟的视频在贵州铜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住民的微信群撒播。视频中,污浊的洪水从街道上游滔滔而来,一阵孩童的尖啼声穿破嘈杂的雨声。视频35秒时,画面左下角突然泛起一名黑衣男子,只见他趟过齐腰深的洪水,奋力起身捉住街劈面一辆白色面包车的后视镜,爬上车前盖,接着捉住车旁衡宇的一根栏杆,踏入有蓝色铁皮棚的院墙,之后便不见踪影。

这名男子叫肖旭浪,今年19岁,是应届结业生。他高考总分539分,横跨一本线69分。6月25日18时许,肖旭浪的遗体在乌江下游8公里处被发现并打捞上岸。

肖旭浪家人以为,他明显可以逃生,但听到邻人家小孩恐慌的哭声,想去救人才做出此行为。现在,他们已向当地政府申请“临危不惧”。

7月2日,沿河县委宣传部相关卖力人告诉红星新闻,对于肖旭浪眷属反映的情形,相关职能部门将举行观察,待效果出炉后判断其是否切合临危不惧。

视频:他被冲进1米多深的洪水中

6月30日下战书,这段视频的拍摄者杨卓(假名)向红星新闻回忆,6月22日早上6点,住在4楼的他醒来时,发现外面在下雨。9点左右,他在手机上接到当地气象台公布暴雨黄色预警的新闻,向窗外张望,看到洪水从远处斜坡上滔滔而来,几辆汽车也被冲到楼下,“几十年没见路上涨这么洪流了”。

据当地政府官网新闻,6月22日6时30分许,该县普降大到暴雨,共泛起大暴雨24站,暴雨19站。停止当日15时30分,县城区降雨量165.7毫米。

杨卓突然想起一楼左侧还住着母子三人,于是下楼想要叫他们出来,但到一楼才发现洪水已漫过两步楼梯,“差不多横跨马路一米了”,他赶快拨打救援电话,继而又回家在窗边检察情形。

9点半左右,杨卓拿脱手机拍摄洪水肆虐的局面,突然,一名黑衣男子泛起在自家楼下,只见他趟过齐腰深的洪水,奋力起身捉住街劈面一辆白色面包车的后视镜,爬上车前盖,接着捉住车旁衡宇的一根栏杆,踏入有蓝色铁皮棚的院墙,之后便不见踪影。“其时也不知道他是谁,以为是汽车的主人,想要去救车。”杨卓说。

红星新闻注重到,这段视频1分48秒时,传出小孩哭喊的声音,而视频生存时间为22日上午9:33:56。经现场走访比对,该男子所踏入的院墙离地约1.3米左右,而彼时洪水已漫过院墙。

三楼的住户王凡(假名)告诉红星新闻,其时看到一名男子正站在院墙上试图翻上铁皮棚子,“我心里还想,铁皮棚子是悬空的,这怎么爬得上去”,待他进屋又出来时,已不见男子的踪影。

直到24日下战书,听到寻人的新闻,杨卓才记起手机拍摄的视频,通过朋侪发给肖旭浪家人,确认视频中的黑衣男子正是失踪的肖旭浪。杨卓称:“我这才知道一楼右边住了小我私家(肖旭浪)。”

红星新闻记者获得的另一段15秒的视频显示,三楼住户王凡所指的地方闪过一小我私家影。这段视频的拍摄者汪先生称,其时看到几辆汽车被洪水冲到两栋衡宇之间,而左边一辆白色汽车车顶上有两个小孩和一个女人。视频显示,不到10秒时间内,几辆汽车连同母子三人被冲进门路旁边的沟渠里,他急遽呼救,但“洪水太大,没人敢已往”。

肖旭浪疑似在此被洪水冲走

汪先生和四周多位住民表现,其时只看到两个孩子和大人被冲走,并没有注重到铁皮棚子下的情形。红星新闻记者现场走访比对发现,肖旭浪疑似掉入水中的地方位于两栋衡宇之间,底下即是一处涵洞。

沿河县委宣传部相关卖力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孩子母亲被民警实时解救,两个孩子现在仍失踪,肖旭浪的遗体在6月25日下战书被发现并打捞上岸。

家人:他一定是想去救人才这么做的

“他一定是想去救人才这么做的。”7月1日,在老家准备给儿子操办丧事的肖先生告诉红星新闻。

肖先生和妻子常年在外务工,2016年头,肖旭浪从江苏镇江转回贵州沿河县读初三。在家人眼中,肖旭浪一直比力听话、有责任心。肖先生回忆,6月20日中午,他还和儿子视频谈天,“我问他想不想来江苏玩,他一最先说想来,怔了一会儿他又说,不了吧,妹妹数学欠好,我暑假给她补习一下”。

这是肖先生与儿子的最后一次通话。6月22日上午,听闻老家下暴雨,肖先生给儿子打电话让其去学校接妹妹回家,却怎么也打不通。

“基础没有想到他会失事。”肖旭浪的妹妹肖红(假名)告诉红星新闻,6月22日下战书5点多,一位亲戚绕过了封锁线去家里看,发现后墙窗户被打破了,而屋子里除了被洪水冲得七零八落的家具,并没有肖旭浪的踪影。

“其时我们想的是,以他1米7的身高,屋子后面的墙和左边的楼梯,逃生很是容易。”肖红称,但当天找遍了网吧、医院和熟悉的地方,都没见到哥哥的踪迹。当晚,他们向派出所报案。

远在江苏的肖先生意识到情形不妙,“孩子要是没事的话,看到我电话一定会打过来”,但直至6月23破晓2点,也没有任何音讯。当日下战书5点,肖先生和妻子赶回沿河。

“看了亲戚发来的视频后,百分之百确定是他。”肖先生惆怅地说:“综合所有情形,我们以为,他其时原本计划从后墙窗户逃生,可是听到了外面小孩的哭声,又义无反顾地奔出去救人”。

6月27日,肖旭浪的遗体在殡仪馆火葬。6月28日,其家人向当地街道服务处提交了临危不惧申请书。

7月2日,沿河县委宣传部相关卖力人告诉红星新闻,对于肖旭浪眷属反映的情形,相关职能部门将举行观察,待效果出来后判断其是否切合临危不惧。

编辑 张莉

责任编辑:

中国工程院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收藏本站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62886号 邮政信箱:北京8098信箱 邮编:100068 工程院位置图
电话:8610-5958106 传真:8610-5971978 邮箱: bgdft@cae.cn
Copyright ? 2008-2018 xmli ICP备案号:?晋ICP备134760号-6